“我不認可紅包協議,我自己也沒有簽訂,因為我學醫的時候已經宣過誓。”11月11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參加中日友好醫院講座,被問及怎麼看待醫生簽訂拒收紅包協議時說,讓醫生簽訂拒收紅包協議,會讓公眾認為醫生是一個普遍收紅包的群體。此番言論也讓“拒收紅包協議”再引爭議。(11月17日《新京報》)
  自今年2月國家衛計委辦公廳印發通知,要求從5月1日起,全國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在患者住院24小時內,須由經治醫師和患者溝通並簽訂不收、不送“紅包”協議以來,簽不簽“拒收紅包協議”的爭論就沒有停止過,就媒體報道的消息,廣州、河南、武漢等地醫生都曾拒絕簽這一協議。此次終南山院士的話只是把這一現象再次提到了台前而已。
  反對簽“拒收紅包協議”者,理由集中在三個方面:其一是醫生在學醫時已經宣過誓,再簽這個協議多此一舉;其二是收紅包者是少數,讓所有醫生簽對那些以仁心為懷的醫生來說就有可能成為人格的侮辱;其三是收紅包的怪像不會因為一張白紙而停止,這是治標不治本。這三條理由不能說不充分,對於一個能堅守醫德的醫生來說卻是已經足夠理直氣壯拒絕簽這份協議。
  但它同時也能說明一些問題,首先,雖然所有醫生在學醫時都有宣誓,但收紅包現象屢禁不止,說明很多醫生已經忘記了當初的誓言;其次,簽“拒收紅包協議”其實就像一個共產黨員重溫入黨誓言一樣,它是對自己職責和工作的一種提醒,更是一個醫生拒腐的一種義正言辭的聲明,或許有人把這個當做一種侮辱,但更應該是自己對學醫時的誓言的一種提醒,試問,站在黨旗下宣誓,會有一種侮辱的感覺嗎?
  當然,我們也必須承認,僅靠簽一紙“拒收紅包協議”無法根本扭轉醫生收甚至討要紅包的怪像。要解決紅包問題手段應從兩方面入手:一是醫生的收入問題,二是醫生的法律道德問題。醫生的收入全國平均來說確實整體偏低,而我國對醫療衛生的投入,從世界平均水平來看確實偏低,這就導致醫葯不分家,醫生收紅包等問題。今年年初,鐘南山曾在一個公開場合表示,4年醫改進展不大。因為衡量醫改的成效標準有三個:一是看病貴看病難是否得到解決;二是醫患關係如何;三是醫護人員積極性是否有所提高。這三方面都沒有什麼進展,妄想通過一紙通知來改變收紅包的陋習,實屬艱難。
  但同時也必須看到的是,收受紅包同時也是醫德問題,我們的很多醫生,醫德喪失,討要紅包,冷漠勢利,完全丟失了“醫者父母心”的的古訓,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雖然這隻是一小部分,但“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市場經濟條件下,又有多少醫生忘記了當初的誓言呢?
  從目前簽“拒收紅包協議”的效果來看,應該說是不錯的,北京煤炭總醫院早在今年3月4日就在北京率先執行了“醫患雙方同簽拒收紅包協議書”。該院院長王明曉表示,目前醫院執行得非常正常,帶來的客觀效果是好的。這說明在醫改推經的同時,進行醫德的提醒有積極意義,無需和它勢同水火,棄之如敝屣。
  文/梁雲風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簽“拒收紅包協議”也是重溫誓言)
創作者介紹

qm64qmtt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