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昊
  我特別喜歡汪峰那首《飛得更高》,真實展現了成熟男人的心聲。歌曲像一條大河,緩緩流過,起初平靜,時而急流時而狹窄,逐漸開闊。如同生命。《飛得更高》帶來的這種徹底的震撼,令心中有一種欲望在瘋長,無法遏止。
  說到江津,我會想起的是一些人,這些人一直在奮力地創造一條自己的人生之路,讓自己飛得更高,時不時回到老家來尋根;有的人是從江津起飛,飛得很遠很高,過年過節,回江津聚聚,歇歇腳再飛,總之是根在江津。
  最近央視某套節目播出紀錄片《著名好萊塢影星陳沖回永川松溉祭祖尋根》,我才知道80年代中國的“小花”原來是江津人,因為永川那個時候屬於江津地區。陳沖曾憑一部《小花》深深影響了一代人。後來她奔赴美國學醫,但天生熱愛影視的她,最後還是選擇了電影事業。而其出演的好萊塢電影《大班》挑戰了國人的神經。陳沖多年在海外奮鬥,然而飛得很高,尋根的念頭卻從來沒有斷過。而今踩著腳下的石板路,她看到老房屋,由衷感嘆:第一次感受到了與祖先的血脈相連。
  回老家歇腳的還有葛優。葛大爺是江津的外孫,這我是從2008年的一條新聞獲悉的。離上次與父母一起回江津探親已經有10年,那天火車抵達重慶他出席了《西望長安》新聞發佈後,葛優攜妻子賀聰趕回江津見舅舅,並給江津麻柳鄉上墳拜祭外公外婆,這些飛得很高的身影,常令我不得不說,江津,真乃人傑地靈。
  記得2005年重慶晚報創刊15周年紀念活動,那天,楊小勇作為重慶籍歌唱家被我們邀請參加紀念活動,小勇在人民大禮堂演唱帕瓦羅蒂《我的太陽》,那渾厚的男中音,久久縈繞在大廳上空。
  2013年4月,小勇發來手機短信:看今晚10點央視(十五套)。我知道一定是有他的演出。打開電視看節目,原來是《“光榮綻放”十大男中低音歌唱家演唱會》。廖昌永、彭康亮、楊小勇、章亞倫、劉躍、袁晨野、張海慶、孫礫、施恆、沈洋10位美聲男伶首度攜手,為我們帶來了《我的太陽》《再迴首》《那就是我》《父親的草原母親的河》等經典歌曲。絢麗奪目的舞臺、星光閃耀的演出陣容,在這個溫暖的初春濃情上演,我沉醉了整整一夜。
  他的簡歷網上是這樣表述的:楊小勇,國家一級演員,中國最優秀的男中音之一,1978年考進重慶市文工團從事專業演唱,曾先後師從於四川音樂學院教授程希逸,上海音樂學院教授張仁清、周小燕教授,1990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曾任上海歌劇院歌劇團副團長。1988年以訪問學者身份赴美,併在歌劇《漢賽爾與格蕾特》中飾父親彼德。以後在《圖蘭多》《澳涅金》《卡門》《茶花女》《鄉村騎士》《蝴蝶夫人》《奧賽羅》《屈原》《原野》《孔子》《文姬》等三十餘部中外歌劇中擔任主要角色。多次赴美國、法國、德國、瑞士、瑞典、芬蘭、荷蘭、比利時、新加坡、印尼及中國臺灣、香港、澳門等國家和地區演出……
  我想更正的是,1978年,作為我的同學,江津中學75高畢業後,小勇考上的並非重慶市文工團,而是江津地區文工團。而1984年江津地區與重慶合併,耐人尋味的是,他竟然沒能被“合併”進重慶市歌舞團,此後被迫“北漂”成都,再漂上海求學,終於飛高了,成“家”了,重慶市歌舞團隆重邀請他回家鄉培養後生,順便每年回江津探親。
  每次演唱,如果自己挑選曲目的話,楊小勇會唱《嘉陵江上》,他說“有的曲子給了我一些特殊的經歷、或者故事”。比如這首歌讓他有機緣得到賀綠汀老前輩的親自指點,當時的情景歷歷在目。正如汪峰的《飛得更高》所唱的那樣———“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現實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前兩年,偶然一次江津中學同學聚會,端起酒盃才知,在座的75級高三班同學蹇浩,從美國回來講學探親,聚會為他接風洗塵。
  一晃離別30年,相見如故,而現在他是美國加州理工大學的終身教授,此次回重慶,主要課題是講巴渝文化,具體說,是講他的家族歷史。因為他是重慶“蹇半城”的後裔。
  公元1385年,重慶府巴縣人蹇瑢,進士及第,授中書舍人。屬內閣中書科,主管繕寫文告、命令等事務。一次,蹇瑢謁見明太祖朱元璋,因應答如流,言辭懇切,深得嘉獎。朱元璋龍顏大悅之餘,當即御筆親書“義”字頒賜,蹇瑢遂改名為“義”,是為蹇義。
  建文帝朱允炆即位,蹇義升擢為吏部右侍郎,相當於副部級官員;明成祖朱棣登基,蹇輔太子監國,升左侍郎,遷尚書,相當於升為部長。仁宗朱高熾時,進為少保、少師。宣宗朱瞻基上臺,禮遇有加,還賜免死牌,免蹇義二死,子孫免一死。英宗朱祁鎮接皇位不久,蹇義病卒,享年73歲,被追贈為“太師”,謚“忠定”。蹇義歷6朝,效精忠,贈太師,居朝廷為最高榮典,在渝城傳為盛事。
  重慶的天官府,按王禮建造,階用納陛,瓦用琉璃,全系賜廠特燒,選料頗為精細。府第落成,宣宗皇帝還親書楹聯一副,上聯雲:祈天永命天官府;下聯為:與國休戚國老家。府中有亭台樓閣之勝,院內有花草木竹之幽,門前的皇帝御筆親書墨寶,天官府之大名,在渝城極為顯赫。抗戰時,遭日機空襲,天官府顯出一副被炸彈震裂的斑駁頹敗模樣,門前冷落車馬稀微了。1940年10月,文化工作委員會入駐天官府七號,郭沫若全家也搬入天官府,郭將立錐之所,戲名為“天廬”。在天官府七號樓下的客廳里,郭沫若主講過甲骨文字學,他的著名劇作《屈原》,就是在仄逼的“蝸廬”里花十天工夫一氣呵成的。
  2008年8月24日中新網北京電:《北京奧運話先祖建都北京蹇天官沿著祖先的足跡推廣中華文化》———蹇義的第20代孫、美國加州理工大學教授、美籍華人蹇浩向記者講述這段傳奇佳話:提起“免死金牌”恐怕最先讓人聯想到是武俠小說或者歷史故事中的情節。然而在現實中,中國曆史上,曾經被皇帝賜予免死金牌的人屈指可數,明朝永樂盛世和仁宣之治的大冢宰蹇義便是為數不多獲此“殊榮”的其中一個。
  如今蹇浩,儘管遠隔太平洋,卻經常和我QQ聯繫,每年春節回國都會電話相約———回不回江津?江津見!飛得再高再遠,因為根在江津,所以情在江津。
  江津中學同學中,還有一女生,那就是75高二班的楊元元。
  翻看當年的畢業老照片,楊元元站在後排的角落,內向,話少,不大容易被人記住。
  不久前在重慶大學,有老同學碰見,才知,楊元元是中國高校最近實施的“千人計劃”從美國引進的高端科學家,來重慶大學擔任客座博士生導師。
  這個檔次可謂相當的高,全世界只有千名,楊元元是其中之一,不能不是江津的驕傲。
  我在清華大學新聞網看到一條新聞:美國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經過嚴格評審,2009年11月12日公佈了其新當選的會士。楊元元由於她在並行與分佈式計算系統領域,特別是互聯網絡方面所取得的傑出成就和貢獻,被選為該會會士。
  要知道,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是世界上電子和計算機工程研究領域最著名、規模最大的跨國學術組織,擁有近40萬會員,在電力、電子、信息等領域有巨大影響。該會會士是該組織授予會員的最高學術榮譽。
  楊元元從江津起飛,是清華大學計算機系1977級本科生、1982級碩士生,1992年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獲得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目前為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教授和計算機科學系教授。
  她的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並行與分佈式計算機系統和網絡技術,在此領域已發表200多篇學術論文,擁有6項國際專利。她的研究成果已獲多種榮譽與獎勵,例如IEEE美國區重大科研貢獻獎和IEEE並行與分佈式計算系統國際會議最佳論文獎。她所指導的博士和碩士畢業生已任職於多所美國高校和高技術公司……
  現在的楊元元,經常在中美之間往返於太平洋上空。我的耳邊再次縈繞起汪鋒的蘊藏生命張力的歌詞———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捲起風暴心生呼嘯,飛得更高……
  祝福楊元元,春節回江津嗎?
  (作者單位:重慶日報)  (原標題:飛得更高 根在江津)
創作者介紹

qm64qmtts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