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1日,王冠中(右一)與哈格爾(左一)在雙邊會晤中交鋒攝影/本報記者岳菲菲
  昨天,在香格裡拉峰會上,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發表了一場題為“美國對亞太地區安全貢獻”的主題演講,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對於其演說予以駁斥,認為講話充滿霸權主義味道。
  昨天,正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裡拉對話展開第二天討論。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率先登場,發表了一場題為“美國對亞太地區安全貢獻”的主題演講。講話中他表示美國將通過“促進和平解決爭端、鼓勵建設一個以行為準則主導的區域框架、協助盟國建立起能夠自我防衛的能力、加強美國區域防衛的能力”等四種方式穩定區域局勢,認為中國在南海問題上扮演著強勢的角色。
  就在哈格爾發表演說之後不久,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對於哈格爾發表的演說予以駁斥,王冠中認為,哈格爾的講話充滿著霸權主義味道,充滿著威脅和恐嚇語言、充滿著鼓動慫恿亞太地區不穩定因素的言辭,同時充滿了非建設性。他連用四個“充滿”概括了哈格爾講話中的挑釁意味,同時表達了中方立場。“哈格爾在這樣一個大庭廣眾的場合,以非常坦率的方式和語言,用他講話的主要篇幅公開點名地、無端地指責中國,這些指責完全都是毫無根據的。我們中國有一個俗語,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哈格爾部長以如此坦率的態度,無端地指責中國,我也以同等坦率的方式對他的講話談談看法。”
  王冠中指出,哈格爾的講話讓他聯想起前一天晚宴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言論。他強調,安倍的講話是不點名的指責,充滿含沙射影的意味,而美國公開點名的指責,則迫使他不得不作出回應。“我感到他們是一唱一和的。通過兩次講話,我們可以看到究竟是誰在主動地挑起事端、爭議和衝突。中國在領土和海域劃分等問題上,這麼多年來,從未主動挑起事端。在這次對話會上,正是日本和美國主動挑起爭論。”王冠中進一步分析,“無論是在香會上還是其他場合,美日認定他們的軍事同盟關係是亞太安全的基石,但是這讓亞太地區其他奉行不結盟政策的國家做何感想?”在他看來,軍事同盟政策隸屬於舊的國際關係,無助於世界和地區安全進程,不應該再帶入21世紀。
  對於哈格爾在講話中提到中美之間要共同構建大國關係的話題,王冠中回應,“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提議,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會見中提出的,得到奧巴馬總統的積極回應,給中美關係的發展註入了新的動力。”他指出,構建新型關係的過程中一定會充滿摩擦、分歧甚至衝突因素,但是中美雙方可以通過擴大共同利益、努力縮小分歧等方式消解兩國之間的矛盾。“這個過程里要的是平等相待、相互尊重。可是今天哈格爾的此番言論,無助於消減兩國的分歧和衝突,實在是不具備建設性。”發言最後,他表達了對於中美構建新型大國關係和與其相適應的軍事關係的信心。“中美之間構建新型大國關係是大勢所趨,也是歷史潮流,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
  另據報道,昨天下午,王冠中在出席香格裡拉對話會期間,先後會見了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巴特爾斯、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希沙姆丁、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歐盟軍事委員會主席洛希爾斯和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就雙邊關係和共同關心的國際地區安全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抹黑與回擊
  中國沒有違反任何一部國際法
  “在我參加的三屆香格裡拉對話中,這一次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的講話是最惡劣的”,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小卓在會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昨天香格裡拉的會場,有股硝煙瀰漫的味道。哈格爾發表演講後,中方代表團團長王冠中立即召開發佈會,稱不得不出面回應。無論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主旨演講,還是哈格爾的發言,都表現出“一唱一和”地針對中國。中國則借助香會分論壇和雙邊會晤等多種方式予以回擊。
  1 哈格爾:中國在南海挑起事端
  在昨天的演講中,哈格爾指出,“最近幾個月以來,中國已經採取不穩定、單方面行動以維護其在中國南海主張。中國接近黃岩島,在仁愛礁問題上給菲律賓帶來巨大壓力,此外在多個地區開始開荒活動,並將一個石油鑽井平臺移動到西沙群島附近的爭議海域。”隨後他補充道,“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國家使用恐嚇、脅迫或武力去堅持這種主張。”
  中方:我們從來不是挑事者
  昨天下午,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傅瑩在參加“維護和管理開放海洋的挑戰”分論壇討論時表示,根據《波茨坦公告》和《開羅宣言》的精神,曾被日本侵占的南沙和西沙群島都為中國所收復。作為二戰戰勝國之一的美國和戰敗國日本,對這段歷史應該是很清楚的。南沙爭議是後來出現的,多年來,中國與有關國家堅持以和平協商的方式談判解決,在解決之前,應加強對話,管控分歧,共同維護海上穩定與安寧,並積極探討合作開發的途徑。對個別國家單方面破壞共識,挑起爭端,也必須予以制止。
  接受採訪時,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小卓表示,“美國的盟國尤其是與中國有領土領海爭端的國家,非常擔心中國在南海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做法。但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我們從來不是挑事者,我們都是‘反應’,此外,中國一直以來都是通過和平談判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2 哈格爾:美不允許國際法準則受挑戰
  今年,菲律賓就南海領土爭端問題向國際仲裁法庭提交書面訴狀,昨天哈格爾在演講中,再次表達了對於菲律賓的支持。講話中他還強調,當國際法準則受到挑戰的時候,美國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中方:國際法不應被任意曲解
  在談到公海自由時,傅瑩說,國際海洋法制度和國際慣例對公海自由有明確規定,有航行、飛越、捕魚和開展科研活動等自由。同時,各國都必須承擔義務,促進海洋和平利用,保護海洋環境等。國際法不屬於哪個國家或個人,不應被任意曲解,例如日本就應該停止借科研的名義捕鯨。
  趙小卓認為,“美國舉不出中國違反國際法的實例,它完全是把國際法當做籠統的概念和帽子扣下來。”在昨天哈格爾演講的交流環節,北青報記者留意到,在場的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問題專家姚雲竹向哈格爾發問,當被問及中國具體違反了哪一部國際法時,哈格爾並沒有給予回答。
  趙小卓表示,事實上中國沒有違反任何一部國際法。“以菲律賓仲裁為例,中國不接受國際法仲裁也是遵守國際法。聯合國海洋法公約298條規定,可以根據自己國家情況選擇解決的方式。”
  3 小野寺五典:望重啟磋商
  安倍在5月30日的主旨發言中說道:中日之間的危機管控機制仍未實質建立。在之後進行的晚宴上,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所在的桌旁,對王冠中說,“我們希望恢復與中國的防務安全磋商”,並且提出希望“與中國重啟建立海上聯絡機制的磋商”。
  中方:日破壞溝通氛圍
  王冠中對小野寺五典說:“這取決於日方能否改正錯誤的對華政策,改善中日關係。日方應儘快改正錯誤,使中日關係好起來。”關於海上聯絡機制的重啟,王冠中說,“你的建議我聽到了。剛纔安倍先生的講話,許多地方含沙射影地指責中國。這些指責是完全錯誤的,罔顧事實,違背國際關係準則。”
  趙小卓在之後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日本的誠意極其不夠,大的氛圍極其不好。一方面破壞氛圍,一方又說我們來談,最後把不願意談的帽子再扣到中國頭上,這個對地區安全,對中日之間的互信極其具有破壞性。
  4 安倍:積極和平主義有益於世界
  在主旨發言中,安倍說,就像日本提出的新的旗幟“積極和平主義”一樣,日本已經為能夠直率而忘我的支持盟友和其他友好的國家而樂在其中,這些國家包括東盟成員國中的每一位,以及美國、澳大利亞、印度、英國和法國等。
  中方:實際都是安倍主義
  王冠中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安倍宣揚的“積極和平主義”實際上是“安倍主義”。不管用什麼語言包裝和修飾“積極”二字,本質上反映了安倍認為日本走和平道路體系已經過時、試圖修改日本戰後和平憲法的想法。王冠中將安倍的一系列行動概括為“政治上向‘右’的方向走,軍事上走向軍國主義道路。”基於此,他認為亞太地區的人民都需要提高警惕。
  軍事科學院中美防務關係中心主任姚雲竹與會並接受了媒體採訪,她說,積極和平主義是安倍從去年9月以來打出的旗幟。他的積極和平主義包裝很精緻,但實質還是要改變戰後日本受限於“不擁有陸海空三軍”、“放棄宣戰權”和“只能專守防禦”。
  國防大學副研究員徐棄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安倍的大旗有一個重大的問題,旗幟被宣稱為是面向未來的,但日本這個國家的問題是過去一直沒有解決好。這個問題是安倍演講極力迴避的。他不敢觸碰“過去”這個詞。
  本組文/本報特派新加坡記者 桂田田 岳菲菲
  積極評價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會見傅瑩
  5月31日,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傅瑩在新加坡出席香格裡拉對話會期間會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李顯龍歡迎中方代表團出席香格裡拉對話會,積極評價新中關係及東盟與中國關係發展的良好勢頭,重視中國領導人在近期召開的亞信峰會上倡導亞洲安全觀,表示新方願與中方繼續密切配合,加強高層交往,深化地區國家之間的相互信任與互利合作,妥善應對挑戰,共同促進本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發展。
  傅瑩介紹了中方代表團出席香格裡拉對話會的情況,闡述了中國領導人倡導亞洲安全觀的理念和內涵,強調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堅定奉行睦鄰友好的周邊外交政策,願與包括新方在內的東盟國家一道,落實好雙方領導人達成的重要共識,推動中國-東盟戰略伙伴關係取得更大進展。  (原標題:美防長指責中國 副總長批美霸權)
創作者介紹

qm64qmtts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