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今報記者 成安林/文圖
  焦作市山陽區百間房街道百間房村68歲的張勝利老人,在5月3日做出了驚人的舉動——他留下一封信和3000元錢之後離家出走。他在信中講了離家出走的原因——自己患有坐骨神經痛,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也不願拖累自己的子女。張勝利的孩子們發現這封信之後,發了瘋似的在焦作的大街小巷和周邊城市尋找,可老人家至今仍舊杳無音信。無奈之下,5月16日,張勝利的二兒子張軍傑向東方今報求助。他說:“爸爸,您回來吧,我們和您一起抵抗病魔。”
  留封書信之後老人離家出走
  5月16日下午,家住山陽區百間房街道百間房村的張軍傑拿著兩張紙和一張照片向東方今報記者求助。張軍傑滿臉愁容地對記者說,5月3日,他68歲的父親張勝利,留下這封信和3000元錢之後離家出走。他手裡拿著的兩張紙就是父親寫的“遺書”。上面寫著“孩子們,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不在人世了。爸爸為什麼這樣做,是因為我的病已經很嚴重了……我要找一個自己認為合適的地方了此一生……”
  由於張勝利沒有與子女們住在一起,張軍傑發現父親離家出走的時候,已是5月6日傍晚。張軍傑回憶說,當晚,他計劃改善伙食,晚飯即將做好時,他來到父親的住處,卻發現房門緊鎖。鄰居告訴他,張勝利前幾天將家裡的鑰匙讓其保管。張軍傑隱隱約約地感到有點不對勁,從鄰居家拿來鑰匙,打開房門看到,桌子上放著兩張紙和3000元現金,手機和身份證也在桌角放著。“當天晚上,我就發動親戚朋友一起尋找失蹤的父親。經過幾天的尋找,沒有任何消息。”張軍傑無奈地說道。
  張軍傑希望借助東方今報,對身患疾病的父親說一句話:“親情是最好的良藥。爸爸,您回來吧!讓我們做子女的盡一點孝心,和您一起抵抗病魔!”
  不想拖累子女
  “我曾經想過到繼續治療,可正規醫院沒有八千到一萬不行,如果治不好,這錢就白花了。兒女們經濟都很困難,我只有不再治療……”看著這封信,張軍傑可謂欲哭無淚,他說,父親的脾氣原本就不太好,在3年前母親因病去世之後,變得更加孤僻。張軍傑說,自己的父親從那時就開始不喜歡說話,也不願意到子女家住,3年來一直獨居。去年下半年,因為腿疼到醫院看病,被確診為坐骨神經痛。
  張軍傑和哥哥住的地方離父親很近,兄弟倆有空就去看望父親。他回憶,父親離家出走前,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父親被確診為坐骨神經痛後,我們帶著他四處看病。因為怕花錢,他從來不去大醫院,腿疼得厲害了就到小診所取點藥吃。”張軍傑說,前段時間,母親去世3周年,辦完事後他父親的心情很低落。他每次去看父親,父親都說自己過得很好。
  “如果沒有看到父親留下的這封信,至今我們也不會知道他心裡真實的想法。”張軍傑說,“父親有什麼話從來不給我們說,出事後我們才知道,他不止一次給他老朋友說,擔心自己的腿殘疾了之後,會拖累子女,只想以死做個了斷。”
  希望找到父親多盡孝心
  信中最後寫道:“你們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關愛子女。兄弟姐妹要互相搞好關係,互相關心。別了,孩子們,爸爸永遠愛你們。”張軍傑得知,3日上午,他父親從山陽區百間房街道百間房村的家出走後,乘坐公交車到焦作貿易大廈看望了小女兒。後來,張軍傑通過附近的視頻監控發現,11時33分,張勝利在貿易大廈吃了午餐後,便消失在街頭的人群中。張勝利沒有工作,和遺書放在一起的3000元錢是以前打工時攢下的。這次出走,他還將手機、身份證也留在家裡。
  家人分析,張勝利的腿不好無法走路,一定是乘坐公交車到一個沒有人知道的地方。這些天,張軍傑和家人,沿著焦作所有的公交線路尋找,可仍舊不見父親的蹤影。張軍傑說,父親張勝利偏瘦身材,左眼的下方有個瘊子,離家時可能身穿藍色上衣。“不管怎麼樣,我們做兒女的,一定會繼續尋找父親,多盡一點孝心。如果有好心人發現,請及時和我聯繫。”
  張軍傑說,他們兄妹幾個一定會竭盡全力尋找父親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我的爸爸未找到 若你見到就勸他回家)
創作者介紹

qm64qmtts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